中东紧张局势延续导致约旦水危机进一步加剧

2018-01-23

来源:《国际河流与国际水利资讯》2017年第12期

  约旦一直是全球最干旱国家之一。如果你从约旦北部山坡向远望去,耶尔穆克河几乎被陡峭的山谷所掩盖,它已经从重要的水源变成了长满植被的涓涓细流。目前,约旦水库的蓄水量只有总库容的五分之一,创造了历史新低,起到重要作用的冬季降雨也变得越来越不稳定。约旦人从一出生即被告知,自己生活在地球上水资源最为短缺的地区。

  近期多项研究显示,约旦王国作为西方国家的盟友和难民收留国,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正在遭受气候变化的冲击。与之前的预测相比,约旦正变得更加炎热和干旱。预测显示,到2100年,约旦的降雨量将减少30%。约旦水利部高级官员阿里·苏巴说:“如果不及时采取行动,我们将陷入困境。”但解决这一问题需要跨界合作,对于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叙利亚和黎巴嫩等共享约旦河流域的国家而言,水是一种稀缺商品。

  约旦的红海水淡化工程,包括与以色列的水交易被一再拖延。最近的一次延期是由外交危机引起的,导致自今年夏天以来两国在跨界事宜方面的接触大幅减少。环保团体生态和平提出了一个计划,到2050年将约旦河谷变成具有经济价值和生机盎然的绿洲。但由于其中部分地区涉及巴勒斯坦被以色列占领的地区,而巴勒斯坦独立仍遥遥无期,并且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最近宣称,以色列永不撤出约旦河西岸约旦河谷的狭长地带,导致该计划不得不进行调整。这意味着计划有可能失败。

  作为基督教摇篮的死海和约旦河,是具有宗教意义的全球性财富,由于过去数十年来向城市输水,其水位持续下降并受到灾难性的破坏。某些专家暗示,邻国叙利亚的内战导致大量难民涌入约旦和其周边国家,而内战的部分原因是由于干旱问题管理不善所引发,属于间接原因。生态和平的主席梅雅称,愈来愈严重的水短缺迫切需要各方的合作。他说:“民众必须意识到本国的水情,然后尝试在水现实与国家政治之间取得妥协。”他以生态和平所拥有的、约旦河谷270公顷保育区为例,表明借助于大自然的力量,原来的贫瘠之地可转化为绿洲。

  斯坦福大学的研究报告预测,如果不采取国际气候政策行动,到2100年时,约旦的降雨量将比目前减少30%。与1981~2010年情况相比,年平均温度将上升4.5摄氏度,干旱的发生频率和持续时间将翻倍。耶尔穆克河发源于叙利亚境内,流经约旦,其水位因为干旱和引水而持续处于低位,即使叙利亚内战结束情况也未必得到改善。

  斯坦福大学国际约旦水资源支持项目的负责人史蒂文·戈雷利克说,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科学进展》杂志上,基于改进的数据分析工具,暗示气候变化的影响可能比预期的更严重。该报告的作者之一、迪拜生物盐化农业国际中心的雷切尔·麦克唐奈说,另一项研究发现说明气候变化是导致2014年初该地区极端干旱的主要原因。她说:“这些发现比预期的更为严重,并且更迫在眉睫。”

  世界银行表示,受气候变化的推动,约旦、伊拉克、黎巴嫩、摩洛哥和叙利亚等中东与北非国家将面临越来越大的水资源压力。世界银行在8月报告中形容该地区是“全球不可持续用水的典型地区”。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环境经济学教授雅各·楚尔说,以色列正在解决其水资源短缺的问题,通过海水淡化厂生产近75%的生活用水,并回收一半以上的废水用于农业生产。他说,以色列得益于技术进步、便捷的海水获取以及能够负担得起大型项目的经济实力。

  约旦抽取的地表水水量超出自然供给水量的160%,因此把海水淡化视为主要解决方案。约旦的选择代价昂贵。约旦的主要人口中心距唯一的海岸线约300公里,这使得向首都安曼运送淡化红海海水的成本极其高昂。近年来,为了应对高昂的运输成本,约旦政府制定了一项水贸易计划。约旦将部分淡化红海海水卖给附近的以色列南部地区,并将盐水排入死海以提升那里的水位。另外,以色列北部的水将被卖给附近的约旦和巴勒斯坦社区。作为以色列的安全盟友,约旦是该地区动荡环境下的一个缓冲区,约旦的稳定对以色列具有战略意义。但是,红海-死海项目遇到了资金缺乏等障碍,而约旦尚未向5家候选的财团寻求帮助。

  水利部官员苏巴表示,今年7月以色列在安曼的大使馆的一名警卫开枪打死了两名约旦人,引发了两国之间持续的外交危机,这也导致两国的跨境接触减少,从而造成项目的拖延。他说,约旦仍然致力于推动地区项目,但也将考虑备选方案。他说:“约旦未来的水解决方案是海水淡化。如果单纯从地区考虑和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约旦会选择这个方案。”

  有人称政府之所以对海水淡化关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不愿实施政治上代价昂贵的保护措施。例如,约旦超过50%的水资源用于农业生产,而本国的农业只能生产一小部分供约旦人消费的粮食。在灌溉用水得到大量补贴的情况下,耗水作物如香蕉和番茄等种植得到了鼓励。每年供水管网的水量损失将近一半,其中大部分是由于滥用或偷水造成的。政府已经对非法用水进行了打击,小幅提高水价,并计划在预算许可的范围内提高污水处理水平以供农业使用。但贝鲁特美国大学的水资源专家胡萨姆·侯赛因称,有人担心过于严厉的改革可能会导致局势的不稳定。“这些人的想法无异于杞人忧天,”他说,“从政治的角度来看,政府更愿意增加供应量并维持现状。”

  在生态和平组织内部,约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等国的积极分子试图恢复信心,尽管以色列籍联席主席吉东·布朗伯格承认其中存在“巨大的”政治障碍。除了红海-死海项目,该组织还提出一项新的交易策略,即约旦向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出售太阳能以换取水。另外,该组织的总体规划列出了127个项目,投资46亿美元帮助恢复约旦河和死海的水位,到2050年实现约旦河谷经济总量增长近20倍的目标。该组织最近确定了13个项目。

  在遭受挫折之后,外交危机导致了以水-能源交换为议题的会议和关于如何推进13个项目的三边官方会议延期,但布朗伯格仍保持乐观。他说,一旦有关方面都认识到如果我们无法应对水和环境危机,将导致各国的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事情就会取得进展。他说:“在国家安全利益明朗化的前提下,各国才会坐到谈判桌前。”

  资料来源:《纽约时报》,2017年11月

责编:谷丽雅

===国际组织===
===水利部直属单位===
===国外水利机构===
俄罗斯联邦自然资源部 俄罗斯联邦水资源署 俄罗斯联邦民防、紧急情况和消除自然灾害后果部 俄罗斯科学院水问题研究所 乌克兰环境保护部 乌克兰水管理委员会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内务部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能源部 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农业部部 乌兹别克斯坦农业和水资源部 蒙古自然资源保护与绿色发展和旅游部 韩国国土海洋部 韩国环境部 日本农林省 日本国土交通省 日本国土交通省土木研究所国际水灾害与风险管理中心 国家应急管理局 泰国农业与合作部 泰国自然资源与环境部 老挝自然资源与环境部 柬埔寨水利气象部 印度水利、河流开发与恒河流域振兴部 巴基斯坦水电部 巴基斯坦规划、发展和改革部 孟加拉国水利部 越南自然资源和环境部 新加坡环境与水资源部 新加坡公用事业局 土耳其国家水利工程总局 英国环境食物跟乡村事务部 英国环境署 英国国际发展部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 德国环境、自然保护和核安全部 德国国家水文研究所 法国国家环境部 法国流域水务管理署 匈牙利内务部 匈牙利国家水资源局 奥地利农林环境和水利部 捷克农业部 捷克伏尔塔瓦河流域管理局 荷兰基础设施与环境部 荷兰环境部公共工程与水管理总司 荷兰三角洲研究院 波兰气象与水管理研究说 保加利亚科学院水资源研究院 希腊环境部 瑞典环境保护部 瑞典环境保护署 丹麦环境部 丹麦国家地质调查局 芬兰环境研究院 芬兰水务协会 西班牙农业食品和环境部 美国国际开发署 美国环保总署 美国垦务局 美国地质调查局 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 美国农业部研究与服务局 加拿大环境部 美国-加拿大国际联合委员会 加拿大国家水研究中心 墨西哥国家水资源委员会 巴西环境部 阿根廷规划投资和服务部 南非水研究委员会 肯尼亚水利灌溉部 肯尼亚环境与资源部 莫桑比克能源与水管理部 坦桑尼亚水资源与灌溉部 乌干达水资源与环境部 埃塞俄比亚水利、灌溉和电力部 澳大利亚环境与能源部 澳大利亚 环境,水和生态资源部 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 澳大利亚墨累-达令流域管理局
©水利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交流中心
International Economic & Technical Cooperation and Exchange Center, Ministry of Water Resources
电话:63202320 传真:63203249
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二条2号